• bitcoinBTC$%
  • ethereumETH$%
  • litecoinLTC$%
  • rippleXRP$%
  • bitcoin-cashBCH$%
  • moneroXMR$%
  • dashDASH$%
  • eosEOS$%
  • zcashZEC$%
  • cardanoADA$%
  • neoNEO$%
  • binanceBNB$%
  • stellarXLM$%
  • iotaMIOTA$%


獨家 | "紅二代"陳平另一面:經濟真相,雄心與區塊鏈 - 全文

Matthew Lam   Apr 17, 2020 17:00 23 分钟阅读

20200416_TideISun_feature.jpg

真相,因為利益,總是被巧妙隱藏。當新冠疫情爆發,2019年就出現衰退的經濟,快速陷入前所未有的蕭條。讓已經不可持續的以債務泡沫維持經濟的致命模式,全面暴露出來。凝聚全球最多精英的華爾街,當然知道問題在哪裡。他們真正地厲害之處在於:壟斷貨幣發行權,貨幣信貸擴張,貨幣定價權以及貨幣流動,通過金融衍生品壟斷全球商品定價權。更厲害的是,金融精英們在權力的暗中支持下,卻能公然地掩蓋事實,通過各種媒體洗腦迷惑大多數人。區塊鏈被認為是”有跨時代意義的,重構未來社會結構的基石”。在貨幣金融領域,區塊鏈帶了貨幣金融自由而基於不同的貨幣生成方式,甚至會重新定義社會價值。在社會層面,信任的遷移,削弱了以政府為代表的第三方信任机构的角色,這種我們幾千年來必須依賴的第三方信任機構。 “有依賴的地方,就有剝削。而在貨幣發行權力壟斷方面,達到了極致。歷史上看,信用從來都不是可靠的,即使是美國,歷史上也多次出現國家信用違約

陳平,泰德陽光集團董事長,2005年登上福布斯富豪榜,曾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年輕經濟智囊之一。陳平先生因為最近的言行,在網絡上獲得極大關注,也讓很多人對陳平先生感到好奇。令多數人驚訝的是,陳平也是區塊鏈的早期佈局者。一個特立獨行者的眼中的區塊鏈與社會理想是怎樣的? Blockchain.News近日在其集團總部採訪陳平先生,讓我們一起認識陳平揭示的經濟真相,他的區塊鏈解讀與佈局,以及他的另一面。

訪問精華按此: https://cn.blockchain.news/interview/-1929-fecb0a5f-aa90-484d-ad2c-ff4674aa28cd

錄音全文如下

我們是Blockchain.News,今天很榮幸可以跟著名的華人企業家陳平先生,陳總跟我們交流一下區塊鏈的趨勢,還有未來的方向。陳總很高興認識你,我是Matthew from Blockchain.News。首先我們想了解是什麼機緣讓你在區塊鏈行業裡面佈局?

陳平:應該說不是機緣吧。我是在思想上,從2005年左右,認為全球社會越來越變得兩極分化,以及是壟斷越來越厲害。我認為這樣對於全球社會的發展,不是一個好的事情,會讓我們社會不可持續發展。那為什麼我會從這些方面想呢,也可能你們了解了我的歷史知道,在這個上個世紀80年代,我不是一個企業家,我不是經商的。我是在中國大陸政府裡邊做,現在叫智庫了,也就是做這個國家發展研究和推動中國大陸的改革。所以我很關心,一種什麼樣的經濟結構是可以持續發展以及什麼樣的一種社會制度和法律和政策,是可以持續讓經濟結構變得更好。同時我也一直關心是什麼樣的技術條件,可以為社會一個更好的經濟和產業結構奠定基礎。

我在1980年我就寫了一本書,這本書叫做《信息技術革命與我們的對策》。當時談的是在美國正在發生的,這個計算機,包括那時候已經有了這種最初互聯網的一些討論。那時候我就很關注這種信息技術發展。也就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初,我就關注並且研究世界的這個信息技術的發展,對於整個世界將產生哪些變化。

我寫的一本書,大概是11年前了吧,叫做《掠奪和透支的世界》。所以在上世紀80年代,我就形成了這麼一種思想認識,就是這個社會是不是可持續發展,和社會的經濟結構和產業結構是有關係的。那麼社會的經濟結構和產業結構又是和社會的包括法律、法規和制度是連在一起的。同樣這個制度、經濟結構產業結構,他們又受技術發展條件所制約的。也就是說在不具備一種,很簡單,沒有蒸汽機就沒有工業社會。所以這樣子,應該說我是在中國大陸,也可以說是在全球吧,大概做互聯網,把互聯網用於實際的,這個一種信息產業,我應該可能我不算第一個,也算前五個吧。你們可以在網上看,在1993年我就在北京投資了一個叫做景山遠程教育網,就是通過互聯網提供遠程教育。我投資北京景山學校的投資規模很大,在1993年一直投了10年吧,投了十個億吧,漲了一個億港幣的規模。這是交代一下前面的背景

但是在到本世紀初,也就是2000年以後,我就開始對互聯網產生了一些質疑。就不像我原先認為互聯網那麼它對社會都是一片好的推動作用。這時候我已經感覺到互聯網,它有正面的作用,也有反面的作用。我正面作用就不談了。大家都知道互聯網怎麼好。反面的作用呢,互聯網它會加速加大社會的不平等。你表面上看信息是對稱的,越來越對稱。但是的話,由於不同的人對於信息的利用能力和處理能力是不一樣的。而且個人和機構的處理能力也是不一樣的。也就是說對於信息這個利用和處理,它又直接的和資本的多少連在一起了。所以我認為的話,互聯網和最初誕生時候人們的美好願望,可能走向它的反面。

原來說互聯網世界是平的,這是這個當時美國的一個資深的記者寫的一本書,叫《世界是平的》,他這個人後來我也見過,也和他交談過。但是到2003年04年,那時候我覺得互聯網可能不一定讓世界是平的,讓世界會變成更加的金字塔結構,可能不僅金字塔的,變成寶塔結構了。所以這樣子到2005年開始,我應該已經在對著媒體,對著很多發聲的渠道,已經表達了我的這個看法。那麼到了2008年,我已經不是一般的表達看法了,2008年第四季度開始,我就自己就從陽光視的董事長,跑到了前台,跑到了這個陽光衛視的演播棚裡面,對著這個攝像機鏡頭,天天開始說起來。其中說的一個題目就是:互聯網對我們人類社會的副作用,以及當時2008年金融危機,但實際上我在2007年6月份,已經預見到世界會發生一次巨大的金融危機,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是觸發點。我記得當時我請這個大摩,這個摩根斯坦利的首席經濟學家吃飯。我告訴他,可能會在一年之內就會發生世界經濟危機。這是2007年6月份,在這個萬麗海景酒店樓上請他吃飯的時候說的。

但是呢,一旦看到這個由美國房地產次貸引發的全球危機以後,我就立刻認識到這種央行的所謂依賴於公權力的,這種貨幣制度,以及貨幣發行制度,和貨幣的流通這都是有問題的,那麼在貨幣的發行,和這個黃金本位脫鉤以後,我覺得這個貨幣制度會成為世界不可持續發展,世界會因此走向混亂,走向非常嚴重的兩極分化。現有的央行以及這種所謂的公權力的信用作為保證的貨幣制度,是現有全球的經濟危機。實際上我們從08年到現在,並沒有走出危機。我在書上說了,我說無非呢,現在所謂的救市政策,所謂量化寬鬆,是用一個更大的泡沫把原有的泡沫給包起來,用透支去把前面透支了窟窿給堵起來。但是它只會為未來的一個更大的危機創造條件。

當時我就提出來,怎麼解決問題呢。我記得我在2009年就公開地在電視上提出來,我說,我們應該重新看待哈耶克所提出來的,這個貨幣的非國家化。 ( Blockchain.News注:貨幣非國家化是試圖通過私人競爭方式解決貨幣壟斷問題)這是2009年,在我的書上都有,而貨幣地非國家化,金融的這種權利的平等。我說的平等,不是結果的平等,而是權利的平等,一定是要和信息的這種去權威化連在一起,當我我沒有用去中心化,我說了去權威化。信息去壟斷化連在一起。

所以2008年2009年初,那麼我就決定投資一個我們自己命名為叫做iSunCloud,就陽光雲計劃。為什麼叫陽光雲計劃呢,就是陽光普照的嘛。陽光雲就是一個沒有中心的,去中心的一個雲。那麼在我們設計的去中心的雲是什麼樣子呢。就是每一個用戶,每一個計算機或互聯網用戶,這個包括個人用戶和企業用戶,它都是一個節點。那麼因為用戶他們用的這個計算機也好,服務器也好,它都是有計算能力的,有存儲能力的,同時有帶寬。如果他們能夠透過互助的方式,結合提來,他們就會對社會提供一個,或者對每一個用戶提供一個更好的存儲,更好的帶寬,更好的算力。這是我們當時的想法了,所以你要說我的佈局,應該準確的說2009年開始投資了,成立的這麼一個項目研發組。 (Blockchain.News注:這是類似分佈式系統或網格計算的資源協作方式)不好意思到現在,我的陽光雲還沒推出來,還沒有全部做好。

我們陽光雲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叫私有云。所謂私有云,就是每一個用戶裝上我們的這個用戶端上軟件,都會自己成為了一個雲,自己成為自己的節點,這個節點,又在大的互聯網系統跑起來,這個我們已經開發好了。 第二個在這上面的計劃,叫做混合雲,因為你一步走到那個完全去中心的,完全去專業服務器的,可能它有一個過程,或者最終的模式,是不是把專業服務全部取消,現在來說還不能下結論。我們在上面升級了,混合雲呢,現在我們正在測試,這已經測試的一年多了。什麼叫混合雲呢?就是私有云加上我們現在又通過一些,像我們也不自己做綜合的,通過這種亞馬遜啊,他們再通過一些對於私有云的類似於這種隱私性的,具有隱私安全的一種備份服務叫混合雲。這個雲的測試,應該來講今年就會推出來服務。當然那個理想化的第三類互助雲還在開發。這個是2009年開始的。但是做到2012,13年,這時候的這個比特幣啊區塊鏈啊,尤其是比特幣的概念已被越來越多人接受了也開始出現了它的一些苗頭。讓我們開始曉得,是不是把我們做的陽光雲在區塊鏈上的應用,因為我們做的是比區塊鏈更底層的東西。當時呢,我意識到了一個問題,意識到什麼問題?就中本聰比我高明,也比我的合作夥伴技術總架構師高明。為什麼呢?中本聰他更符合人性,他設計了一個比特幣。而這個比特幣呢,這個隨著時間它會越來越有價值。人呢,是要有利益驅動的,就是中本聰設計了一個利益驅動機制。我們覺得他這比我聰明多了。我們跟他相比呢,有點烏托邦理想主義。

所以這時我們到2013年底2014年,我們同時一方面放慢了陽光雲的開發,先把一部分力量投到這個區塊鏈的開發上去。那麼區塊鏈的開發我們首先從兩個方面開始。一個方面就是你們這個看到我們現在的Tidebit的交易所。我們意識到了,中本聰比我們高明,他有利益驅動機制,所以利益驅動,那麼必然要有交易才能實現人們的利益,實現人們對利益的追求。所以就是往這個交易所方面進行開發去了。另一方面也就是,我們意識到了,以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為基礎的一個新金融,可能是未來的方向。那時候我們就開始向,你也可以說我們現在已經服務了一年多兩年多,是一個綜合錢包吧,但可以說是一個平台。就是我們的名字叫iSunOne,這是2014年開始的。

然後到了2016年,我們又開闢了第三個開發的領域,那時候我們發現了,比特幣和以太坊區塊鏈,他們很好,但是他們有一個蠻致命的問題,就是他這個速度和費用。那麼這時候。到2016年底吧2017。我們又開始了另外一個項目,叫做BoltChain。 BoltChain是什麼呢?就是用這個密碼學的方法,也可以把我們BoltChain理解為一個側鏈,一個具有跨鏈的另外一條主鏈。這樣以來,大大減輕這個比特幣和以太坊負擔,但同時又實現了這個比特幣和以太坊他們作為公鏈所擁有的這種去中心化的一個公信力,就是不可篡改的公信力,同時又降低成本,那麼這是我們的第三個開發的方向。

我們的交易平台TideBit在香港做得很不錯的,可能有些人認為你們不像所謂的頭部交易所,但是我也不想評價,就是說如果我們看今天全球的加密貨幣總量是沒多大的。所以我對那些所謂很大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我真的搞不懂。你把他們每家報出來的交易量加起來,你發現太大了,和這個總量不相符合。我們是沒那麼大,是因為我是不主張刷單的,所以應該說,我們的交易平台在香港,可以說做得還是不錯的。規模不是很大,但只要行情一好,也不小。第二塊呢,你們可以看我們的iSunOne,可以說在這樣的一個,這個錢包平台,應該做什麼基本上是沒有競品了吧,你們真的比較下,這個功能之強大之好用,這個真的很不錯。

你要說是不是我們現在賺錢了,我實話實說處在賺錢的邊緣,就處在收支平衡的邊緣。而且增長是相當不錯的,就是它每一天都在增加。第三個就是BoltChain,這個團隊主要是在台北,台北已經做了4年了吧。應該說台灣的第一個金融沙盒的這個創新金融企業,他們全套的技術都是我們提供的,這個新聞發布會也有,就是上個月吧。台灣的金融監管局的一些項目,也是由我們在做。

同時我們已經用到了我們現在的交易平台,我們現在的錢包上面,也就是在我們這裡的交易記錄,都是被放在以太坊上存證。這大概是我們這個區塊鏈在這一塊的發展情況吧。這個是我們的發展情況吧,我們真的做得很前面。大家可能呢,就像我去年,到6月紐約去,納斯達克對我採訪,後來我看到了在彭博社播出來的一句話,讓我哭笑不得,他說的是什麼呢?這是一個世界上年紀最大的一個做區塊鏈開發項目的人。但是可能是因為我這個年紀吧。你也可以說是保守。你也可以說,到了這個年紀又有跟我自己的經歷。那麼就比較不敢去宣傳去張揚,也不敢去做炒作,我很佩服那些所謂幣圈的人的勇敢吧,那個割韭菜真的很勇敢,我覺得是很嘆為觀止。

Blockchain.News:我們知道泰德集團主要有三塊業務,第一個就是交易所TideBit,第二個就是iSunOne資產管理平台,第三個就是泰德自己的區塊鏈Boltchain。關於Tidebit,現在的香港對加密貨幣交易所的一些監管,請問陳總有什麼看法和建議嗎?

陳平:我這麼說吧。在全球看起來,香港還是比較寬鬆的。香港在這種經濟管理上,還是繼承和保留了英美的一種自由市場主義傳統。甚至可能像沒有像新加坡等地方積極。區塊鏈和加密貨幣方法對社會徹底改造的一項新技術,不要給予對進行什麼立法,這個制定規則,因為你看不清楚。只要不造成社會很大的後果的影響,那麼我們應該給區塊鏈和加密貨幣有一個成長的過程。這種寬鬆是自由市場的制度的優勢。這點我覺得香港儘管97年主權回歸中國大陸,但是在這種經濟體制之上的法律法規管理框架,還是繼承的英美尤其是英國海洋法系的經濟體。所以我不認為香港現在會走向怎麼監管。

至於現在什麼割韭菜騙子跑路,那麼這種監管不監管法規的問題,不是說去區塊鏈的監管法規問題。你去看香港這些上市公司,幹的那些割股民韭菜,跑路的事,還少嗎?只不過司空見慣見怪不怪。他比這種加密貨幣和區塊鏈裡面做的壞事多得多量大得多。這些上市公司在資本市場上面相當多的都採取內外勾結,包括這個公司的管理層和控股股東和這種公司外的這些,投資財務,顧問機構以及坐莊的聯手來,做一些違法違規的操作,這個情況太普遍。

證券市場的維護投資者權益上來講,有一個制度缺陷,就是事後追責。這種社會體制,我們在香港很少看到律師跟受害人聯合起來,對於上市公司包括投行機構進行追責的訴訟,二發。港交所作為監管部門,但又不承擔在中國那種追責的責任。你說你要承擔了這種監管批准的職責,就要承擔這個責任和義務,起碼你有這個權利就有了責任。這是香港這種整個金融市場的缺陷。

Blockchain.News:陳總覺得區塊鏈的本質優勢是什麼?區塊鏈對未來的世界政治環境有什麼影響?

陳平:我認為區塊鏈的本質就是它給了人類社會如何組織起來如何活動,提供了一個從來沒有過的一個信用機制。假如沒有信用,那就是一盤散沙。什麼叫信用呢。我舉個婚姻例子,到中世紀到現在,婚姻是需要一個第三方見證。第三方解釋兩個人結婚後的財產關係,有血緣關係和關聯的關係。所以必須要有第三方的見證,這個社會的信用都來自第三方。而且第三方要有這個權威,一定要帶有所謂的公權力性質,就是大家必須認可,去服從公權力這樣就形成了我們人類社會。這是一種社會組織形態,它就是一個一個點。這解釋了為什麼要有政府這樣的中介機構。

但是有了區塊鏈,區塊鏈所提供的這種信用遠遠超過我們人類社會幾千年的信用要可靠的。把這個婚姻信息放上區塊鏈比政府機構發的一個結婚書證明書就是可靠,比一個律師提供了一個公證文書都要可靠。這就是區塊鏈,它的最本質。當然計算講現在區塊鏈只提供了一個不可篡改的賬本,不可篡改的一個記錄吧。區塊鏈對人類社會將是根本改造。

我們一直希望的是一個權利平等的社會。但是只要整個社會還是依靠這種第三方人為的,並且是有這個異化空間,這是一種哲學上的語言。什麼叫異化呢?我舉個例子吧。這些政府,尤其是這樣一些民選政府或打的旗號通過武裝造反,奪得江山的政權。他們最初都是說為人民的服務,但他們掌握真正的權力之後,他經常會為自己,凡是有這種中心化的權力,它產生異化是必然的,所以才會有這種多黨制,才會有三權分立,議會政治,才需要有新聞自由來節約。為什麼它要對公權力的異化產生後果,異化太嚴重了,你下台。但是區塊鏈呢,未來可能還有更好的技術發展。從目前我看的這種技術,於9000年的人類歷史悠久,區塊鍊為社會模式提供了根本性的改變

Blockchain.News:如果政府在未來的治理模型裡面利用區塊鏈, 陳總對這個情況感到樂觀嗎?

陳平:長遠我是感到樂觀的,因為誰都阻擋不了人類社會的進步,這是歷史潮流。我總是在追求越來越公平,這是人的生活的追求。而區塊鏈是在人們追求公平的道路上面提供了一個真正可以為公平的新秩序,一個最強有力的一個技術基礎。所以我是說長遠我肯定是非常樂觀的。但是它是一個比較長的過程,因為它每一步都是對現有既得利益有衝突。我不是說既得利益不好,社會需要的,就像一句古話,有恆產才有恆心。有恆產的節儉,既得利益節儉才有恆心。

如果既得利益變成壟斷,就不是一種公平競爭。這個既得利益就會是破壞社會和諧發展,成為社會走向不穩定的原因。區塊鏈對這個是徹底的革命,但他會遭到以前人類社會所有的技術變革所沒有碰到過的最瘋狂的一種抵抗和扼殺,包括極其虛偽的一種是掠奪性的扼殺。世界著名投行銀行、金融機構的頭面人物一開始都是把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尤其對比特幣的罵得是狗屎不如,什麼騙子啊什麼會歸零啊等等,但是你會看到另一方面,他們都在不聲不響地進入這個領域。

同時的話,因為他們控制了現有的金融機構,說只要你做的是跟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有關,基本上你就別想在銀行開戶。打出來冠冕堂皇的理由,叫什麼呢,叫做防反洗錢。事實上, 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比傳統法幣在反洗錢上還更加有力量。為什麼?在區塊鏈上面,加密貨幣的轉移,它的痕跡是跑不掉的,從哪個點到哪個點跑不掉的,是違紀可查。原有財產財富的一種流通的過程,很多時候可以把痕跡消滅掉的。那應該更好啊! 金融機構為了維護既得利益而說不要臉的話,做的不要臉的事情。他們一定會被歷史所淘汰,要一定會被歷史所嘲笑和詛咒。這就是我的結論。

整個世界普世價值的基礎就是人權最重要的一個權利就是財產權。財產權裡面非常重要的權利就是財產的隱私權。現在有什麼權力,各國政府打著冠冕堂皇的反洗錢的口號要侵犯人權,你的財產必須從政府找出來,這本身是違背人權宣言,是違背很多國家憲法的。公權力找到藉口一定會把自己的權力無邊界的擴張,這是人性嘛。所以來講,必須讓全社會知道整個世界知道。我們要捍衛人權,捍衛自由市場的原則。那現在公權力是打的反洗錢的旗號,對於公民權利的公然地侵犯。

Blockchain.News:目前的政治經濟環境其實跟2013年的大蕭條時代是有點像的,請陳總可以簡單說一下你對現在全球經濟的看法嗎。

陳平:當然全球經濟未來的幾年非常非常糟糕會,比2003年的大蕭條還要糟糕。你們想,我們人類社會什麼時候有過這麼長期的,全球性金融危機。就是四個漂亮的字:量化寬鬆。但不漂亮的說就是濫發貨幣。經濟又不好了,這可解決經濟問題對付危機的唯一方法就發貨幣。如果發貨幣是萬靈丹了,那麼我想真的是一個小學生就會治理國家治理世界去了。經濟不好了。花錢過去,花錢還有印鈔廠,還好辦。現在這個電腦上加幾個數字,這就能解決世界經濟失去平衡,就能解決世界這種因為兩極分化而導致的不平等,又不平等導致社會的需求不足和生產的過剩?全是瞎扯,這種真的是孩子都會做的解決方案,成了全球的精英們的共識。

精英們不是白痴,這個是因為不願意麵對造成這些越來越災難性經濟局面,社會危機的根本原因這就是我們社會的分配製度,發生了嚴重的問題,在兩個方面。一方面的話,是一個世紀就從整個上古時期開始,一個世紀現在在西方被稱為白左思潮。我要說白左就是說打的平等的旗號,做著荒唐的事情。人與人理由是。一個社會,人沒有一定的壓力。還真的會像馬克思所說的勞動會人們的第一需求?胡扯。勞動都是為了生存而勞動。誰說勞動是第一需求了。吃完了飯跑了,跑到健身房裡,是為了健康,不是為了勞動。在白左社會是整個西方社會的話,尤其是歐洲,實際上是社會福利讓整個社會喪失了發展的動力。某種程度說這也是一種極大的分配不公。另一方面就這種由央行貨幣金融政策。那麼產生的資本越來越向少數人手上集中。我們可以想嘛,這個量化寬鬆發展貨幣。能成為社會大眾,能成為無數的個人到中小企業,具有效率的一個治本嘛?不可能。你央行的貨幣出了。首先得益是這些大的企業,分配越來越不平衡,它的流向都是向有資產的有前端的流去。

今天即將爆發的,或者已經爆發的是世界前所未有的經濟社會危機。實際上是從美國人取消金本位以後,就埋下了一個種子。我並不是說過去的金本位就是好的。過去的金本位是有缺點的,但是畢竟它對於所有的這個權力壟斷者它有一個制約。由於在分配上的製約要知道貨幣的發行,是一個太牽涉到每一個人的利益,一個利益分配點,一個根本性的一個要素。

Blockchain.News:請問陳總覺得現在有這個貨幣發行的一個壟斷不平衡,你認為國家應該參考比特幣的那種發行貨幣的模式嗎?

陳平:我告訴你,指望著國家異化的政權來做,那我們就不需要。不需要憲政也不受制約的公權力一定會走向異化。所以一定要制約,現在我們真的一切希望社會認可向好的方面轉化,用比特幣的思路。用比特幣區塊鏈的技術來建立一個對於貨幣公權力的一個制衡體制。

我也不贊成現在貨幣去國家化。但是在貨幣已有的體制就在旁邊讓這個社會在逐步形成一個非公權力的一個貨幣體系。而這兩個體系形成一個相互制約的關係,相互制衡的。這樣子我覺得是一條解決方案。我在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佈局上我是朝這條路上走。我不是說要完全取代央行法定法幣發行制度,但是我覺得它要受到制約。在過去他是受了金本位的。在人類的歷史上,從來都是,以實物貨幣為基礎。所謂實物最早那麼都是些稀有金屬稀有東西,最後大家共識形成到用黃金。所以你看全世界各個民族可能他們被大海被高山隔斷了幾千年沒有交流但是最後你會發現他黃金。我喜歡它的說法是。黃金供應很穩定,質量非常穩定,而且不容易被腐蝕風化。黃金本身易於切割等等一大堆因素導致了黃金成為人類實物貨幣換算成為支付基礎。這個財富衡量就像人類社會必須要有公尺作量度單位。

同樣在人類的財富上也要有基礎性衡量物,我認為在過去幾千年這個和人類共事採取了黃金,這是對的,但是黃金作為流通貨幣,它是有很多的不方便。所謂錢莊的票據,然後被各個政權所發售的,那麼這一系列不完整銅幣啊,還是整個這個印出來的支票啊所取代。但是在這之前,大家還是利用一個黃金多少會計算。我們也看到了基於凱恩斯思想的現代的這種通脹經濟模型或者貨幣發行的這麼一個經濟模型,對於經濟發展是有作用的。這個由公權力決定的法定貨幣發行製度,我們還不能夠完全廢除,但是要給他有所制約。但這個制約不是說由官方來做,就像醫生都不會給自己看病。但必須要有立法所以我認為加密貨幣一定是要在現有的公權力以外,建立一個對於現有公權力或既有制度產生一個制衡的一個體系。

Blockchain.News:這個公權力以外的製約應由誰來做?

陳平:現在很多企業直接發的token, 我很少評價,也不評價了。實際上企業個人都是為了利益, 有空子他們當然鑽了,有韭菜當然割了。這是很嚴苛,但是你必須承認一個人類社會裡的現象,一個合理的現象。我不說還有一個原因,我認為是未來是未來的一個方向,就是一個由無數的商業機構、無數的個人,他們也能推出自己產品。最後的話大家都濫發貨幣,那就不得了了,我認為這時會產生一種優勝劣汰。就像我們政府,現在世界各國政府都乾了很多壞事,國家乾了壞事,我們就把政府統統廢除嘛?現在我們很多公司利用加密貨幣發展初期,做了很多騙人,各種各樣的事件,我們就把整個加密貨幣通通禁止嗎?不行。如果說加密貨幣對這個社會的禍害,遠遠比現在的公權力小得多。有些人算算帳,哪些禍害大。 (Blockchain.News:把外部價值的表達和擁有權,映射到區塊鏈上,即所謂的上鍊,或者STO,是未來重要方向之一。資產的區塊鏈化,相比於法律上保護人的私有財產,意味著人類的資產保護的技術化,這對人的保護非常重要。目前全球的民粹主義,更適合權力的集中。而歷史上的剝削,最核心的是資產的佔有與剝奪)

但社會任何的權力的產生,他都會有它的副作用。我們知道吃藥,我們講,吃藥三分毒,吃藥點多吧,哪有什麼這個都是好的。所以這點我說,我們社會要時刻警惕既得利益集團或者既得利益階層,他們現在是和公權力連在一起,有些是打著公權力旗號。他們每時每刻都巴不得在這些新興的技術變革所產生的,對他們有衝擊的新鮮的商業模式和服務,那麼把你們妖魔化,妖魔化好限制你們,限制不是他不做,他也會偷偷摸摸開始做起來。

這個時候我們社會要高度警惕,包括社會的媒體輿論也不要不動頭腦的,看到一個加密貨幣一個區塊鏈企業或者個人,做了一些帶有欺騙性的事情,馬上就宣傳得不得了,然後馬上就把這個加密貨幣都說成騙子。要說騙子,那麼世界這麼多公權機構他們發行貨幣都通過立法機構去討論了嗎?我就說香港發行貨幣,不就是這幾個銀行自己發的,他們發之前在香港立法會上通過了嗎?這麼大的事情就能自己發的?他不知道為多發點貨幣,香港人的存款就會少了很多購買力。

這種掠奪, 怎麼沒人去關注這個問題了?沒去找自己算賬了?我把這個問題說出來並不是主張立刻改變大家。既要對既有利益格局是一種寬容,又要對加密貨幣對這些利益格局的衝擊,這個衝擊對未來的發展有利地要更快。就像現有的是看得見的強盜,未來的可能強盜還能做好事,這是我的基本觀點。也是告訴現在的這些掌握公權力的人,監管部門,他們不要做歷史罪人。

香港今天的經濟是非常危險的。香港你可以找不出有什麼孩子吃飯的地方。什麼行業還能夠為好它的競爭優勢, 別說競爭優勢,就是未來生存的基礎,香港你說在恢復製造業可能嗎。基本上不太可能。這個肺炎過後,香港再想恢復過去的來種作為世界的旅遊和消費中心,也是我們打個問號,人們的生活方式會改變。那麼香港我認為其中一個看得見的出路,就是迅速地抓住以加密貨幣為代表的新金融的機會。在這個上面建立一個加密貨幣一個異軍突起的一個金融中心,這是一條可以看得見的新的出路。

Blockchain.News:謝謝陳總今天接受我們的訪問!我們獲益良多。


**声明:本文为“Blockchain.News中文网”原创稿件,版权属Blockchain News所有,转载须注明
"稿件来源:https://Blockchain.News",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欢迎加我们Ellie微信账号:s971030


阅读更多